事情都已过去两天了,问题也得到了妥善处理。但那双忧郁和无奈的眼睛,时常浮现在市检察院下沉罗冲社区干警孙庆健的眼前,让他的心情难以平静。

2月16日,也就是在开展”清仓见底”防疫工作的第二天。一大早,孙庆健刚到社区,社区韩书记就急匆匆来说遇到一件棘手事需要帮忙。

▲图中右一位小彭,右三为孙庆健,右四为韩书记

原来,安庆某汽车4S店员工小彭,武汉人,租住在罗冲社区迎宾北苑。2月15日晚从济南回安庆租房屋中住下。社区开始不明情况未准其进入,后在电话请示市防疫指挥部后才让他进去暂住一宿,第二日再解决。当晚,雪花纷飞,天寒地冻,小彭在外面站了一个多小时。今天上午准备叫他来社区处理这件事。

没过一会,在社区志愿者的带领下,小彭进来了,一个瘦瘦的20多岁小伙。据小彭口述,他是今年1月18日离开安庆去武汉,1月21日离开武汉去济南旅游看朋友。疫情全面爆发后,在济南隔离14天,后又自己隔离了多日。因不适在济南继续停留,与安庆热线电话联系取得同意后于2月14日从济南乘车到南京转车来安庆。下火车后直接被隔离一天,然后再回到迎宾北苑。到达小区时正逢大雪纷飞。对这一不速之客,小区志愿者不敢轻易放行,只能层层汇报。小彭在大的雪中硬是呆了一个多小时,才被通知暂可回其租住地。

▲图中右一为房东

为了查清事实,尽早为小彭找到栖身之处,孙庆健与社区书记一起把房东找来核实。然而,房东并不认识小彭,与他签订租房协议的是另一个武汉人。至于房子里有几人居住,小彭是不是在其中,他也不清楚。

这就有点棘手了……短时间内也无法核实清楚小彭的行动轨迹是否确实如他所说,此刻,社区也不敢贸然留他在小区居住。怎么办?但抗“疫”≠恐鄂,不能因是武汉人就强行将他拒之门外流浪街头啊!孙庆健和韩书记以及社区其他同志当即商量后建议小彭去宾馆隔离一段时间。小彭很爽快地接受了“他的要求不高,有地方住就行。”但孙庆健从他的眼中看出了忧伤、无奈,还有和他这20来岁年龄不相符的苍桑感。“这跟他近期所遭遇的窘境一定有关,他的忧伤、无奈和愤怒是他对目前环境的自然流露。”孙庆健心里暗许。

随后,孙庆健和社区以及该社区包保单位文旅局积极沟通,共同协商,很快为小彭找到了安身之处。

事情妥善处理了,但孙庆健的内心并没有平复,尤其是小彭那忧伤与无奈的眼神,时常浮现在他的眼前。

这位年近60的“疫”线检察干警在自己的防“疫”日记中写道“听小彭欢讲述经历,我分明看到镜头里一个瘦小的身影,在中国传统的佳节期间,只身一人在他乡宾馆中隔离、在列车上奔波、在风雪中站立……他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还有像小彭一样“遭遇”的众多武汉人、湖北人,这个春节,他们又是怎么过的……我的心在流泪。

但,小彭,请你理解,我们没有半点歧视武汉人的想法,我们只是防止武汉人在各地的窘境演变成世界对中国的恐慌,我们唯一也是共同的敌人是新型冠状病毒……

孩子,你没有错,你是无辜的,你只是这场疫情的受害者,你是我们的兄弟。请你放心,我们绝不会让你流落街头,无家可归。”

安庆检察新媒体出品

审 核丨钟敬达

文 字丨孙庆健

编 辑丨王 莹